重庆乾宝金银制品有限公司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产品目录

联系方式

联系人:业务部
电话:023-6517288
邮箱:service@sqs8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服装出口退税调整 利弊几何?

编辑:重庆乾宝金银制品有限公司  字号:
摘要:服装出口退税调整 利弊几何?
反对方:退税增强国际竞争力

看过一季度生产销售报表之后,晋江华峰织造印染实业有限公司外贸部负责人林峰山颇为感慨:即使已经与宜家友好合作多年,但却感觉越来越吃力。“因为竞争者太多了,今年已经有不少其他国家的供应商来竞争宜家的订单,大多是越南等东南亚国家的供应商。”

不只是华峰遇到了来自东南亚国家的竞争者,今年广交会上,不少参展企业也揣测,欧美客商的减少主要是因为都转去东南亚国家进行采购。

“这些国家人工成本低、产品价格也就相应地低一些。现在我们国内企业因综合成本过高而不得不提价,他们的竞争优势就越发明显。其实资质好的国际大采购商对中国的出口退税政策都很了解,企业基本都将这部分利润让利给他们,以提高价格优势。如果这时候下调退税,产品价格势必提升,我们国内企业将会更没竞争力。”林峰山认为,虽然大多数企业并没有吃到多少“退税蛋糕”,但这块蛋糕有利于帮助中国纺织服装出口企业吸引国际采购商。

根据传言,服装商品的一百多个税则号可能被纳入新一轮退税下调范畴,且有建议下调的幅度高达5个百分点,一旦成行,服装的退税率将从当前的16%下降到11%。对此,第一纺织网首席分析师汪前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给出了一组数据分析,2010年我国纺服出口退税额达到2100亿元左右,约占全国出口退税总额的28.8%。简单测算,退税下调5个点,则纺织服装出口退税减少约650亿元,相当于纺织全行业利润的1/3。“如果传言成真,必将在短期内给服装出口造成重创。”

一位在泉州出口企业任职的业内人士分析,退税若下调,对于不少低利润的中小型纺织服装出口企业有着致命的打击。据该业内人士透露,其所在公司毛利率约为5%,这已经处于行业中上水平。“如果退税真如传言下调5个百分点,我们企业将很难承受。而且我们的客商是比较优质的,产品也多样化,有一定的议价权。换做产品单一的企业,估计客商都跑完了,就直接倒闭了。”

上述人士的分析得到了包括中天服装织造有限公司在内的多家出口企业的认同。

“根据国家现在产业政策调整方向,退税下调从长期来看是难以避免的。但是在现在这个时间段,企业面临各方面压力,估计没法承受,希望短期内能给企业一个缓冲期。”林峰山表示。

国家统计数据显示,去年中国出口强势回暖,全年出口增速达31.3%。就连去年年初最不被看好的纺织服装,在一波三折之后,也达到了23%的增长速度,今年一季度更是再接再厉达到了同比增长24%。

然而,看起来漂亮的增长数据背后所掩盖的外贸形势却并不十分乐观。本次广交会上,人头攒动的热闹景象并没有给出口企业带来幸福感。相反,在巨大成本压力下,不少中小企业的生存状况堪忧。

“以我们公司为例,产品单一、利润薄、短单为主,这三条就决定了我们难以承受退税下调压力。目前,公司也正在努力创新产品、拓展产品范围、接洽新客户,但这还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见成效。”以生产内衣为主的中天服装营销负责人薛模才表示。

“即便调整,幅度也不宜过大,建议年度内调整幅度控制在1至2个百分点,尽量保持相对稳定的出口环境。”上述泉州出口企业业内人士建议,短期内纺织服装仍然存在保增长的压力,贸然大幅下调退税率的可能性不大。

支持方:退税养出企业发展惰性

中小型纺织服装出口企业对退税的过分依赖,让晋江市有关经济部门颇为担忧。

“我国出口退税政策发展至今,已逐渐偏离中性轨道。对外贸出口企业的过度支持反而起到了反作用,导致一些不具备竞争优势的低水平出口产品倚仗退税生存。这不仅使以出口促增长的初衷大打折扣,也影响了产业升级步伐。”晋江市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出口退税本应是从避免出口商品遭遇国际双重征税角度出发,对出口产品退还部分或全部已征收的国内税。本是一种助推发展的扶持政策,却成为部分低端出口企业的保护伞,养成了企业的发展惰性。

而在出口行业中,一些受益于出口退税的外贸企业对于退税的存在也颇为矛盾。“正由于出口退税的存在,我们在跟客商议价时,颇为被动。他们一旦认定了这块利润,就很难接受提价。结果导致整个行业的产品价格都难以提升,因此大多数企业选择做一些低价的大众产品走中低端市场。一旦被贴上了‘低端货’的标签,要争取高端订单就很有难度。”泉州一家外贸公司的负责人汪先生表示。

除此之外,这两年来接二连三的“假出口骗退税”事件也让汪先生颇为气愤。“云南腾冲百强企业假出口三百多万;甘肃一家公司接受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骗取出口退税近两千万元……每年只要出口退税一调整,都会出现许多开假发票骗税的。据我了解,晋江去年就有几十家。政策被骗用,这对整个行业的利益和声誉都有很大影响。”

正基于此,包括汪先生在内的部分业界人士以及相关政府部门均认为,在适当的时机,出口退税应该逐步下调直至取消。而此次退税下调能在纺织服装行业顺利实施,将为以后的出口政策调整开个好头。

“长痛不如短痛。阻断了后路,才能逼企业去寻求提升,向更高层次发展,同时也规范行业健康发展。这样才能真正地助推产业升级。”上述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

日前,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陈东琪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呼吁,“国家40万亿GDP,税收占到10万亿左右。政府有能力减税,应该进行结构性减税,支持企业提高创新能力,支持居民扩大消费,支持转变经济发展方式。”

对此,上述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赞同,并认为对出口企业退税不如对出口企业普遍减税。“国内税收占GDP的比重太高,比国外高出许多。这说明,必要的结构性减税是必需的。况且出口退税已经过度支持出口企业了,造成低端出口企业投机保护性政策,逃避产业升级过程中的优胜劣汰。”

此外,也有企业人士认为,在国内,企业从生产到物流运输,再到终端都得纳税,出口产品与内销产品税收已经不平等。如果改为普遍降低企业税率,则有利于构建一个平等对待内销与外销产品的环境,鼓励资源在国内与国外两个市场合理自由流动。

不少尝试从出口转内销的企业也纷纷表示国内税负过重,刚在国内起步的企业发展受到一定限制。“如果资源能从国外转移回国内,在面对外部经济环境恶化时,企业就可以有效应对冲击。而且,这对消费者也是利好的。如果能通过以普遍降低企业税率,来取代出口退税,将有利于降低企业成本和涨价预期,进而缓解通胀,令国内消费者直接获益。”上述企业表示。

相关链接

纺织服装出口退税率历次调整

1985年3月,宣布从1985年4月1日起对出口产品实行退税政策。

1995年7月,纺织品服装出口退税率从13%下调至10%。

1996年12月,纺织品服装出口退税率从10%下调至6%。

1998年1月,纺织品服装出口退税率重新上调至11%。

1999年1月,纺织品服装出口退税率11%上调至13%;同年7月,纺织品出口退税率由13%上调至15%,服装退税率13%上调至17%。

2001年7月,棉纱、棉布、棉制产品出口退税率由15%上调至17%。

2004年1月,纺织品、服装出口退税率分别由15%、17%下调至13%。

2006年9月,纺织品出口退税率由13%下调至11%。

2007年7月,服装出口退税由13%下调至11%。

2008年8月,部分纺织品、服装的出口退税率由11%上调至13%;同年11月,再次从13%上调至14%。

2009年2月,纺织品服装出口退税率从14%上调至15%;同年4月,再次从15%上调至16%。

“你说,出口退税到底会不会下调?”这已经成为近期泉州纺织服装行业的问候语。

“纺织服装出口退税或将下调”这则传言从4月初开始在市场中流传至今。尽管并未得到相关政府部门的确认,但广交会期间,随着传统主要市场欧美客商采购热情的下降,这则传言越发成为压在泉州出口纺织服装企业心头的石头。

对于主要以劳动密集型为主的泉州纺织服装出口企业而言,16%的退税蛋糕对企业生存和行业发展有着怎样的作用?退税的存在究竟利多还是弊多?传言再次引起了业界讨论。

上一条:年终促销:消费者“不折不买” 众商家“先涨再折” 下一条:杰克琼斯服装再被检出甲醛超标 半个月内第二次